浮云散许纤凝阿凝成砚成颢|许纤凝阿凝成砚成颢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许纤凝阿凝成砚成颢|许纤凝阿凝成砚成颢主角小说
言情系列小说主角是许纤凝阿凝成砚成颢|许纤凝阿凝成砚成颢的书名叫《浮云散》,它的作者是一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推饼却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冷嘲:「你可真是没有心啊,怎配为人女?」我愣愣地看着他眼中的寒意,终于明白了他缘何如此厌恶我。我自来慈安宫,日日嘴角含笑,顺着太后的意逗趣玩乐,宋淑妃过世不及一年,我却能欣欣然吃着糕点玩笑,当真是冷血忘恩铁石心肠,十九叔也失去了生母,他见我如此做派,因此厌恶.........

小说《浮云散》在线阅读

太后看着我们一起玩闹的样子总是乐得合不拢嘴,点着成颢的脑袋笑:「颢儿来祖母这里,不想着给祖母带些什么,尽想着三丫头了!」

「一起长大的孩子,情谊总是深厚些。」周姑姑也是笑眯眯地应着太后的话打趣。

我一时忘形,伸手递了块红豆糕给一旁的十九叔,他斜看一眼,接过了糕饼却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冷嘲:「你可真是没有心啊,怎配为人女?」

我愣愣地看着他眼中的寒意,终于明白了他缘何如此厌恶我。

我自来慈安宫,日日嘴角含笑,顺着太后的意逗趣玩乐,宋淑妃过世不及一年,我却能欣欣然吃着糕点玩笑,当真是冷血忘恩铁石心肠,十九叔也失去了生母,他见我如此做派,因此厌恶我,认为我不配为人子女。

我没有因为十九叔的讥讽苦了脸,依旧浅笑晏晏,顺着太后的话头,讲起了成颢小时候的顽皮事。

我脸上笑着,心底却苦涩难言。

宋淑妃不再了,宫里最疼护我的人没了,我不能任性妄为喜怒随心,因为没有人会去哄着我惯着我,我只有笑着,别人才不会觉得我可怜而欺负我,我只有乖巧懂事,在慈安宫学好每一个规矩礼仪,才能依附住太后不至于失了太后的欢心,失去我唯一的倚仗。

十九叔和我不一样,他从小养在太后膝下,虽非生母,却也舐犊情深,自不必如我这般刻意承欢膝下。

他不懂,便罢了。

我本以为我会永远活在十九叔冷冰冰的目光下,却没想到事出意外。

周姑姑从驯豢馆抱来一只刚出生的小西施犬,我开心极了,成颢从小渴望能有一只精神抖擞的小兽保护他,我抱着两个拳头大小的犬儿兴冲冲一路寻到了资善堂。

我尚未走近,便远远看见芙谣公主在资善堂门外拦住了十九叔,指手画脚地和宫女说着什么,笑声不断。

我渐渐走近,才看清芙谣正扒着十九叔的眼皮:「小蛮子眼睛就是妖异,仔细瞧还真能看出点青色哎,妖异招是非。」

十九叔面无表情地立着,不知又是哪个宫的宫女塞给他一捧花,他背手在身后,那一束花的花茎都被他握折了。

「芙谣公主见笑了。」十九叔往后退了退,眼底的厌烦一闪而过。

芙谣还是抓住了那一瞬的厌烦,讥笑更甚:「本公主看得起你才和你说话,你母妃低贱!区区番邦女,和那个病死的采桑女一样,恶心下贱!别以为养在太后宫里就金贵了妄想拿皇叔的架子,也不瞧瞧你自己是从哪个贱胚的肚子里爬出来的!」

十九叔背后拿花的手猛地一抖,嫩黄的花蕊撒了一地。

「姐姐?」成颢从资善堂下了课,见到了芙谣和十九叔针锋相对略略诧异,待看清了芙谣的怒色,瞥了眼十九叔后对着芙谣道,「虽同出皇室,但有云泥之别,姐姐为微贱之人气坏自己可不值得。」

成颢?成颢怎的能说出这般话来!

我再也看不下去。

「十九叔!」我无视芙谣成颢,抱着小西施犬跑过去给十九叔行了一礼,「四处寻你不到可急坏我了,忻州进贡了顶好的澄泥砚,你不回宫太后不让打开看呢!」

十九叔看着我,眼神微微一愣,神色却不动分毫。

倒是成颢见了我突然出现神情意外,又见我抱着一只幼犬,顿时了然,涨红了脸:「姐姐,怎么来了,这是给颢儿的吗……」

我不理他,只冲着十九叔假意抱怨,捏着他的衣袖撒娇:「十九叔咱们快走吧,我急着想看那砚怎么个好法。」

「姐姐!」十九叔被我拉着衣袖离开,成颢本想追过来,背后却是芙谣呵止声,「她是你哪门子姐姐,咱们才是亲姐弟!」

行到远处,十九叔甩开我,停下了步子:「忻州的砚昨天就看过了,三公主倒是胡话张口就来。」

我回身放下小犬,将他一只手拽到眼前,一点点把他攥紧的拳头掰开,拍掉了他握在手心里的花粉:「不值得。」

芙谣对花粉过敏,呛入一点就呼吸不畅,如果十九叔真的扔出那么一点,芙谣稍有个三长两短,纵使他养在太后膝下,别说皇上,单是柳家之怒他也不一定承受得起。

芙谣说得没错,成颢也说得没错,虽同为皇子皇孙却依旧有云泥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