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杨洛凡宋云谦脑外科医生穿成王妃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全本

杨洛凡宋云谦主角小说
《脑外科医生穿成王妃》是一部当下热门小说,为您提供杨洛凡宋云谦小说从脑外科医生穿成王妃阅读by六月。.........

小说《脑外科医生穿成王妃》在线阅读

惊现灵草

温意的眸光依依不舍地流连在那飞舞的几只燕尾蝶上,有些惋惜地道:“要是有相机就好了!”

宋云谦冷笑一声;“灵草还没找到,就想着吃鸡了?”说着,他迈腿往山上走去。

温意喊了他一声,“灵草在潮湿岩石的地方生长,我们莫要走山路了,从这里攀爬上去吧!”她伸手一指,指向的地方是溪流旁边的岩石路,说是路,其实就是一块块岩石堆起来的石堆,很高,一直从山顶迤逦下来,形成一条潮湿黑黄色的路。

“攀爬?你行吗?”宋云谦冷冷地看着她,轻蔑地道:“莫说攀爬上顶,就连十丈,你都上不了。”

温意也不辩驳,把包裹缠在背上,一步跃过去,回头明媚一笑,“真理是要实践的,走吧!”说罢,便开始徒手攀爬。

岩石因为长期湿润,所以十分的滑,棱角不分明的地方,落脚都没地方,所以这个攀爬可以说很危险,也很艰难。

温意爬出几丈高,一边细细审视旁边生长在岩石上的植物,灵草的长相说普通不普通,要在杂草中一眼找出来,还是有些困难的。

宋云谦爬在她身后,仰头就看到她的屁股,他嘟哝了一声,“你不要放屁!”

温意差点趴在岩石上,她尴尬地回头,“有些话是可以放在心里不说出来的。”

宋云谦不耐烦地道:“继续爬啊,废话什么?”

温意腹诽,分明是你自己在说废话。

爬着爬着,温意觉得双手刺痛,她蹭起来看了一下,竟然看见手腕上粘着一条蚂蝗。

“哇!”她惊叫起来,双脚一松,身子直直地滑下。

宋云谦一惊,来不及思考,伸手托住她的屁股,怒道:“你干什么?你自己死就算了,别连累本王!”

温意哭丧着脸,“有蚂蝗!”她使劲地甩,但是被蚂蝗吸住,哪里能甩掉?

宋云谦却看好戏地看着她,幸灾乐祸地道:“没事,吸饱血它自己会走的。”

温意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打了一个冷战,回头看着他,“求求你,帮我挑走它!”

“无能为力,你自个想办法吧!”宋云谦想起昨晚的鬼故事,心道,让你求我,我偏不帮你。昨晚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心吓唬本王的,还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今天就让你尝试一下害怕的滋味。

温意真快要哭出来了,她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这些滑不溜秋的冷血动物。

宋云谦看着她的嘴巴慢慢地扁起来,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心中这才痛快了一些,从旁边捡起一块小石子,爬上去趴在她身旁,没好气地道:“早叫你不要跟来了,净拖累人。”

温意见蚂蝗被他挑走,心中一松,忽地伸手一把抱住他,哭着道:“你真是好人,谢谢你,谢谢你!”

宋云谦身体一僵,他没想过她会哭出来,并且还说他好,心里一时很复杂,之前的痛快都消失无踪,开始有一种怜惜的情绪慢慢地滋生。

温意乱七八糟地用袖子擦了擦脸,泪痕和泥巴混在一起,发鬓凌乱,让她看起来更脏,但是,落在宋云谦眼里,竟有一种奇特的美丽。这种美和她往日端着精致妆容有很大的分别,少了脂粉气,多了清丽与清新。

她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睛弯弯,眉毛弯弯,道:“好,我没事了,可以继续爬!”

宋云谦板起脸庞,故作严肃地道:“以后,没有本王的批准,不许随便搂抱本王。”

温意嗯了一声,“对不起,我刚才一时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这句成语,本是温意胡乱错用成语,但是听在宋云谦耳朵里,却是十分受用。他浑然忘记自己之前是十分讨厌与她有身体接触,而现在,竟然因为人家的情不自禁,心中窃窃自喜。

继续攀爬,温意的眼睛一直都没有空闲,注意着身边的植物,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要爬到山顶的,若是运气好,在山顶大概能找到灵草。因为,这里是最适合灵草生长的地方。

宋云谦本可以比她爬得更快,但是,怕她再次失足,也不敢越过她去,在她身后缓慢地攀爬。

攀爬了约莫有半个时辰,温意忽然停下来,而宋云谦也只顾着看旁边的植物,没有留意温意停下来,脑袋一顶,撞在温意的鞋底。他怒道:“你又干什么?”

温意没有回答他,只是定定地凝望着左手旁边的杂草丛。

他愕然,顺着她的眸光看过去,只见杂草丛里有长着一株眼熟的草,他惊叫出声,“是灵草?”连忙用一只手撑住身体,另一只手找出图纸,对比了一下。

“是灵草!”温意的声音没有任何喜悦,只有微微的叹息。

“那还不赶紧过去挖?”宋云谦说着,便急忙爬了过去。

温意道:“等一下!”她跟着过去,无奈地看着宋云谦道:“这株灵草长得这么大,根一定很深,而全部埋在石头底下的泥土层里,我们要取灵草的茎部和叶子容易,但是根部很难取出来。”

宋云谦扒开旁边的杂草,往身后丢下去,果然见灵草的根全部都在石头层底下,它是从石缝里长出来的。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长在潮湿的岩石旁边?”宋云谦不禁气恼,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却面临着无法采摘的结果。就像是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得到宝物,最后却发现宝物是取不走的,只能留在原地欣赏。

“一般来说,灵草长在岩石旁边的土地里,这一株横生的有些麻烦。”温意轻轻地拨开叶子瞧了一下,附近的岩石根深蒂固,而且都连在一起,是无法搬开的,只能是想办法小心翼翼地挖掘。但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挖得出来。

“那如何是好?”宋云谦竟六神无主,问起温意来,随即意识到反过来问她应该怎么办是抬举了她,便有些怏怏不快地道:“现在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就这样干挖吧,小心点就是了。”

温意也赞成,道:“找了这么久才找到它,自然不能轻易放弃,再说这里长了一株,大概这山中便再找不到第二株,这是咱们唯一的希望了。”

她取出匕首,有些懊恼地道:“我就该买个铲子的!”

匕首太过锋利,很容易伤及根部,之所以一定要连着根部,是因为灵草很容易枯萎,一旦枯萎,药用价值就大大地降低,保存了根部,取水养着,能保得两三天。而根部的药用价值是比茎部和叶子都要高的,这个,也是温意一定要连同根部一起挖出来的原因。

宋云谦拿过匕首,小心翼翼地挖着,温意在旁边凝目而视,看着他专心地挖着灵草,他动作很轻柔,很小心,灵巧地上下划开泥土,把整个周围空出来。

他把匕首递给她放好,然后从旁边折断一根树枝,慢慢地往根部拔,但是由于是石缝,所以能扒开的地方很少,他轻轻地拔了一下,灵草丝毫没有松动的痕迹。

温意想了想,取出水壶,把里面的水全部倒进去,滋润泥土,在用树枝戳着周边地泥,企图松开一下。

只是这样做的作用不太明显,因为这里本身也是潮湿的。大概是灵草根部被石头吸住,并且埋得十分深入,所以这样做没什么作用。

两人都有些颓然,宋云谦更是不耐烦了,恨恨地道:“想不到一路万水千山的都过来了,败在了这里,莫非真的是天不见怜,可怜皇嫂这么好的人了!”

温意没有这么快泄气,她道:“让我来试试!”

宋云谦瞧了她一眼,“你试吧,本王爬前一些看看还有没有!”心中却是放弃这一株灵草,他都挖不出来,她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嗯,好,我们分头行事!”温意应道。

宋云谦沿着岩石一路攀爬,所幸今日太阳明媚,即便在这溪边冰冷的岩石,也不觉得寒冷。

岩石旁边的泥土里都长着很多植物,他一路攀爬,眼睛两边转,越是爬得高,心里越失望。

他仰头看去,山之巅还有很远,而岩石也越来越潮湿,渐渐地,便觉得有细水从岩石流下,他的衣衫半湿,却依旧匍匐攀爬着不愿意放弃。

他越来越失望,历尽千帆皆不是,有时候见到类似的植物,他心里怦怦跳,接近一看却不是灵草,那种失望和挫败折磨着他,他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但是因为时间紧迫,每过一刻,代表着皇嫂的危险就多一分,因着这种情绪,他很焦虑。

爬到一处较为平整的地方,他停下脚步站直身子向下往,他已经爬去很远,岩石路也九曲十三弯,他已经瞧不见温意的身影。

想起那女人胆子很小(好,她不怕鬼),他竟有些担忧,想着,何必舍近求远?还是回去想想办法吧。

他用轻功跃下,上时难,下时快,就这样,他爬了半个时辰,竟用了一刻钟便即将回到。

此时,他忽然听到温意的一声叫声,“啊……”

他心中一急,竟不惜浪费内力用轻功飞身下去。

脑外科医生穿成王妃同类小说

你有罪我有药

时间2022-07-19

你有罪我有药

主角叫慕时年的小说叫做《你有罪我有药》,它的作者是小青,......

平生只对他服软

时间2022-07-19

平生只对他服软

《平生只对他服软》是作者明珠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男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