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甜文小说吧>岑小沐之顾的猫宁完整篇

岑小沐之顾的猫宁完整篇

来源:zzy 发布时间:2021-03-04 07:54:22 作者:岑小沐
顾的猫宁是作者岑小沐写的一本小说,它的内容构思新颖,一波三折,它是一本婚恋生活书籍,顾的猫宁的主角是顾桥宁弈州,本书主要描述净身出户顾桥出来的时候戴着一副硕大的墨镜,那墨镜大到几乎遮住了她大半张脸。记者一拥而上,她踉跄了一下
岑小沐之顾的猫宁完整篇

第10章 哪里饿了

宁弈州的腿现在还行动十分不方便,他拒绝使用留置针头,说是不方便洗澡,所以导致唯一完好的那只手上现在也被扎满了针眼儿。

顾桥从自己房间里出来倒水,发现他还像个座山雕似的钉在沙发上。

“还不去睡觉,客厅里开这么多灯干什么?下个月电费你出?”

宁弈州看着她,表情讳莫如深。

只可惜顾桥早已不是三年前那个好糊弄的小女孩了,她倒了杯水,先喝了一口才说:“这么看着我也没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再怎么也不会比我穷的。”

宁弈州还是不吭声。

顾桥补充:“所以我是真的会考虑变卖你非要给我的那些不动产,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你还来得及后悔。”

“我饿了。”

顾桥本来都快走到自己房门口了,听到他的话又转过身来:“你说什么?”

宁弈州用那只被扎得千疮百孔的手去试图搬动他的腿,调整一个相对舒适的状态。

“我说,我饿了。”

顾桥这才想起来,她和曾巧出门办事差不多一整天,吃火锅的时候宁弈州正在担心她会遭人算计,金秘书大概也忘了,她原本无所不能的老板,现在是个半残废,没人投喂的话,也是会饿死的。

突然就让人动了恻隐之心。

顾桥曾一度怀疑,像宁弈州这样皮相的人,如果出道当爱豆,估计粉丝构成多半是妈粉的天下。

他明明也是个成熟男人,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能勾起人的母爱。

这人的眼睛是不是会下蛊?

否则怎么被他看一眼就会心软呢?

顾桥一直在心里默念:“我是因为善良才不能眼看着他饿死的。”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认命般地转身走向厨房:“我去给你煮碗面吧。”

“要个鸡蛋。”

“……好!”

“要煎鸡蛋。”

“有的吃还挑。”

“还要青菜。”

顾桥回转身看着他:“不要得寸进尺。”

“医生说要补充营养和维生素。”

“医生没说让我照顾你。”

两个人对峙了一番,最后还是顾桥先妥协:“我去看看家里还有什么青菜。”

顾桥无父无母,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做,做饭这种事当然不在话下了。

如果不是今晚出这么多事,原本顾桥是打算回来就给她煮面吃的,出门之前已经做了一些准备。

已经在锅里热着的打底汤,是前一天那猪前腿肉,细嫩酥软、有肥有瘦,顾桥的刀工还可以,切得比较薄比较细,入锅之前已经用生抽调过味了,她尝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

顾桥原本不觉得饿,但现在一闻到这香气,她瞬间就觉得饿了。

那顿火锅压根也没认真吃几口,后来又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忙到现在,饿了也正常。

顾桥拿了两个大碗过来,在碗底放了点盐和味精,又加了点生抽和葱花,再从锅里舀上两勺滚烫的肉汤,瞬间香味就弥散开来了。

真香。

顾桥抓了几把面,把握好火候下开水,凭感觉掌握时间,很快就捞出来放进了碗里。

两碗香喷喷的面放在餐桌上,分量一多一少,等顾桥收拾好厨房之后出来一看,发现宁弈州正半撑着自己,试图从沙发上站起来。

“残了就老实点,”顾桥把围裙摘了,过去扶住他,“就这么饿?”

“从来不知道,你会做饭。”

“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

顾桥扶着宁弈州在餐桌边坐下,等他坐好了,她才在对面坐下来,慢慢开始吃面。

结婚三年,离婚一周,这居然是他们第一次坐下来,吃一顿家常。

顾桥煮面的时候觉得饿了,但坐下来才刚吃了两口,又没了胃口。

宁弈州大概是饿狠了,几口全都吃完了,然后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顾桥的碗。

“我吃不下了。”顾桥推开自己面前的碗。

宁弈州丝毫不客气,直接伸手过来把顾桥的碗端过去,他不来虚的那套,直接就着顾桥的碗吃起来。

顾桥一手托着下巴,撑在餐桌上看他吃。

“至于吗?”

宁弈州虽然吃得快,但动作依然很优雅,吃了两碗面,居然只用了一张面纸。

这要是换做顾桥,多半纸都用了半包了。

人和人之间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宁弈州两碗面下肚,总算是露出满足的表情。

顾桥“啧啧”一声:“今天就当我做善事,以后你让金秘书来管你的饭。”

她说完就开始收拾碗筷,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生气:“你对我很好吗?我凭什么在这儿伺候你?没记错的话,现在我才是你的老板!”

宁弈州不跟她争辩,反正自己行动不便,也就不给她添麻烦,静静坐在座位上消食。

等顾桥洗完碗回来,发现他还在坐在原地,突然反应过来一件很严重的事。

“……说真的,你还是赶紧叫姚舜臣回来吧,你住在我这儿太不方便了。”

宁弈州表情很自然:“我看挺方便。”

顾桥脾气一下子上来了:“你吃喝拉撒全都不能自理,我还得各种伺候你,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一直住在我这儿,我名声怎么办?”

“名声?”宁弈州轻轻笑了起来,“众所周知你是我宁弈州的前妻,你还想要什么名声?”

“你也知道是前妻,我们现在已经毫无关系了,我还这么年轻,现在又这么有钱,我想发展一下第二春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宁弈州极其轻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顾桥没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饿了。”

“刚吃完两碗面又饿了?你是饭桶吗!”

顾桥已经忙了一天,自己也很累了,但现在请神容易送神难,宁弈州已经进了家门,这么晚了,再叫金秘书过来也不现实,她只好认命地过来帮宁弈州站起来:“提前说好,我就帮你洗这一次……不对,我就帮你擦一下,明天还是找个护工来。”

在到卫生间之前,宁弈州一直很配合地挂在顾桥肩膀上,还努力试图自己用力,不给她增加额外的负担,可刚走进卫生间,他就突然站直了,反手一把将门关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顾桥被吓到了,第一反应过去抓住他的手:“没摔到吧?”

然后就猝不及防地被擒住手,反剪到身后,整个人被大力拉扯进宁弈州的怀里。

宁弈州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轻笑一声:“我饿了……”

上一本:温良冷王的欢乐宠妃全章节阅读-齐雨楚逸暄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