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甜文小说吧>(似锦)温良冷王的欢乐宠妃最新章节

(似锦)温良冷王的欢乐宠妃最新章节

来源:zsy 发布时间:2021-03-04 10:16:21 作者:似锦
似锦的小说温良冷王的欢乐宠妃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有任何疑问,请联系作者似锦。温良冷王的欢乐宠妃这本小说,开创了穿越重生小说的新篇网评精选::不是个好惹的主突然坐起的齐雨,令苏乐瑶受惊地连连后退数步,她指着齐雨,嘴唇颤抖着,却已经说不出话来
(似锦)温良冷王的欢乐宠妃最新章节

第15章 :是块干特工的料

静谧的夜晚,锦秀居前寒风阵阵,清冷的皓月悬挂在空中,白雪在月光下反耀着清冷的光芒。

许柔止安静地躺在床榻上,她似乎已经熟睡,漆黑发亮的长发散落在枕畔,摇曳的烛光照耀着她洁白细腻的肌肤,睡美人一般散发着陶瓷般的质感。

夜已经深了,整个齐王府里除了咻咻的风声,没有一丝声响。

突然,一阵轻微的、几乎听不到的、衣带从风中掠过的声音传入了许柔止的耳中。

浓密的睫毛猛然一颤,许柔止警惕地缓缓伸手,握住了藏在枕头下的小药瓶子。

她竖起双耳,仔细地分辨着锦秀居外的动静,虽然声音极其细微,但是她听出来了,朝锦秀居奔来的,至少有十个人!

难道,暗害不成,就要下手明杀?苏乐瑶的人,还是桑沃若的人?

来不及提醒碧苏,因为此时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房门“刷”地推开了!

仗剑而入的黑色身影,毫不迟疑,直奔许柔止的床榻而来!

妈蛋,目标这么明确,敢情他们已经踩过点了啊!

许柔止拔开小药瓶塞,因为有些紧张,瓶塞差点没拔出来。

——别看当着众人的面,她指控苏乐瑶时胸有成竹、从容不迫,那是因为她已经调查取证成功的缘故。

而现在,面对十多个鱼贯而入,剑尖直刺向她咽喉而来的大男人,她一个弱小女子,怎么可能不紧张?

拔开小药瓶塞,一股散发着刺鼻味道的药粉顿时扑面洒向仗剑而入的黑衣人,扑在前面的几具黑衣人一惊,立即挥手来挡药粉,脚步瞬间放慢了下来,许柔止顺势推开窗往外爬,特么的,这是什么情况!

她以为苏乐瑶和桑沃若要再还击,一定是再想什么阴谋诡计来暗害她,这些抵制呼吸、麻痹四肢的防己粉放在身边,她本来是无心准备,放在身边防身用的,谁知道居然真的派上用场了!这两个女人如此嚣张,竟然直接派出杀手来取她的性命!

齐王府里,真的这么黑暗啊,这完全是无法无天了!

可是,虽然前面几个黑衣人中了防己粉之毒,放慢了往前扑的速度,但后面几个黑衣人,却警惕地捂住了口鼻,飞速向许柔止扑了过来!

眼看着三柄长剑泛着寒光朝自己刺了过来,还趴在窗户上没来得及翻出去的许柔止不由吓得手一软,下意识地眼睛一闭,捂住头——完了!

呼救肯定是没有用的了,齐王府里有谁会愿意对她施以援手呢!难道,她要以这么难堪的姿势死在这窗台上?

可是,好像情况不太对呢……

明明就要刺到背上的剑呢?

怎么没有刺过来,而且,三柄长剑还划着空气往回抽离?

许柔止立即睁开眼,回过头,才发现,原来碧苏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进来,缠住了要杀她的那几个黑衣人。

中了防己粉毒的几个黑衣人因为,意识到他们四肢开始失去使的力量,所以已经开始往外撤离,剩下黑衣人还有四、五个,被碧苏拦在了门口。

许柔止惊讶地望着碧苏,此时碧苏手上缠着一条狭长的黄色布带,目光冰冷地扫视着面前的几个黑衣人,缓缓而行的脚步竟然铿锵有力,一看就是个功夫不浅的练家子。

原来,碧苏还会武功?

许柔止简直不敢相信,原来,刚才就是碧苏救了她?虽然碧苏个头也有一米六左右,跟她相比还算高大,可跟眼前几个一米八的壮汉相比,还是太娇小玲珑了些!

所以,碧苏真能对付这几个黑衣人吗?

许柔止紧张地望着眼前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场面,为碧苏感到紧张,这时,两个黑衣人交换了一个眼色,朝碧苏挥剑而上!碧苏冷冷地望着两人,手腕轻轻一抖,缠在手腕上的布带猛然飞了出去,“刷”地将刺来的一把剑迅速缠住,一牵一拉之间,被缠住的长剑随之飞起,朝着另一把剑劈了过去!

两把长剑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执剑的黑衣人失手后退了两步,惊讶地对望了一眼,身子往后一闪,身后两名黑衣人迅速顶上,一个攻上部,一个攻下盘,分部向碧苏发起了攻击!

碧苏丝毫不曾退让,她冷静地挥动布带,再度迎战黑衣人。

那么长的一条布带,在碧苏手中却化身为灵敏的鲛龙,攻击、退让,全都游刃有余、万分灵活。

只见一条黄色布带在空中上下翻飞,时而缠住黑衣人的手腕,夺下黑衣人的手中长剑,时而去缠黑衣人的腿脚,将其绊倒在地,总之,那样一个弱小女子在几个比自己高出整整五个头的彪形大汉面前全无畏惧、从容应付,真是气场全开、气势凌人啊!

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身边居然隐藏着这么一个武林高手,许柔止简直看得呆了!

五个黑衣人强势出击,凌厉的攻势竟然全都被碧苏的一条布带全盘化解了!这一定也在黑衣人的意料之外吧!

黑衣人明显有些乱了阵脚,大概想到了声东击西之计,他们交换了一个眼色,其中两人攻向碧苏,另外三人再度向许柔止扑来!

杀许柔止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又何必跟一个不相干的女子纠缠!

不过,这一回许柔止也已经冷静了下来,抖了抖手中的小药瓶子,里面还有一些防己粉没有散尽,许柔止一屁股坐到窗台上,得意地道:“看样子,不给你们尝尝姑奶奶的厉害,你们还真以为姑奶奶是好欺负的!——碧苏,小心!”

举起手中药瓶,手腕一抖,防己粉扑洒而出!

已经有同伴尝过了苦头,三个黑衣人一惊,立即捂鼻后退!

许柔止捏着自己的鼻子从窗户倒下去,呃,虽然摔得有些疼,不过,算是逃离了危险区域吗?

意识到刺杀任务失败,黑衣人无奈地向同伴招手:“撤!”

碧苏一手捂鼻,一手收回布带,“哗啦”一声,黄玉布带迎风展开,悄然缠绕在了碧苏的腰上。

“王妃,”碧苏轻轻扶起许柔止,“没事了,人已经走了。”

许柔止站起身朝屋里看了看,果然,人去屋空,只有打斗中碰倒的花盆桌椅,一地狼藉。

寒风簌簌而过,华秀居里,失手归来的黑衣人,让桑沃若惊得话也说不出来了!

许久,她才回过神来,又急又怒:“怎么回事?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杀不了,你请来的这些人都是吃干饭的吗?”

一身黑衣的年轻男子摘下面巾,露出颓丧的面容:“谁知道她身边的侍女武功竟然不弱,而且那许柔止还会用毒……”

“她身边的侍女武功不弱?”桑沃若吃惊地睁大了双眼,“这,这,怎么可能?”

“的确是这样的,表妹。

我现在不能跟你多说,我那几个兄弟中毒不浅,需要马上解毒,我得马上带他们离开,不能在此久留,后面的事,你要小心。

等我安置好了弟兄们,再来找你。”

年轻男子重新蒙上面巾,风一样消失在了桑沃若的眼前。

许柔止身边的侍女竟然会武功!碧苏,那个平日里惶恐怯懦的小丫头,竟然能击退寒泽手下那十个兄弟!还有,寒泽还说,许柔止会用毒……

桑沃若简直不敢相信,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许柔止竟然会用毒,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有暴露过?

看来,不单许柔止隐藏得深,就连许柔止的婢女都不是等闲之辈,原本以为随手就能捏的小蚂蚁,原来竟然是一头伪装成蚂蚁的大象!

桑沃若倒吸了一口冷气,怔怔地后退了两步,跌坐在床沿上。

身旁的婢女兰馨,轻轻地扶住桑沃若,轻声问:“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夫人?”

桑沃若缓缓地站起身来:“去锦秀居,看个究竟!”

兰馨顿时寒毛倒竖,那个碧苏原来是个隐藏的高手,万一碧苏对她们下手,那可怎么办?

锦秀居里,碧苏已经将许柔止扶了起来,“王妃,那些人可能还没走远,还要去追吗?”

“不追了,追过去也没什么用了。

”许柔止摆了摆手,叹了口气。

用脚趾头也能料想得到,那些黑衣人究竟是谁派来的。

追有什么用,就算抓到了那些人,那些人也会和汤饭一样从王府神秘消失的。

当前最要紧的,应该是好好地静下来,想一想后面的对策。

——她可不能再让同样的事情在锦秀居发生第二次了!

“外面冷,王妃还是快回屋吧!”碧苏来扶许柔止。

许柔止搂着自己的肩膀,瑟瑟发着抖。

特么的,锦秀居里打翻了那么多东西,这声音也不小了吧,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探问一二,楚逸暄纵妾行凶、谋害亲妻要做得如此明目张胆?

两人回到屋里,碧苏先把许柔止扶上床,然后返身关好门窗,又架好火炉,“现在暖和一点了,王妃早点歇息吧。”

许柔止望着碧苏忙碌的身影,这个忠犬丫头平日里遇到点事就表现得无比惶恐,可今天晚上应对那么多个黑衣人她却是无比沉着冷静,这两厢的表现可真是判若两人啊。

只能说,她平时隐藏得太好了,真是块干特工的料!

回头见许柔止盯着自己看,碧苏有些不好意思:“并非碧苏刻意隐瞒,实在是太子师吩咐过,不到万不得已,碧苏不能暴露自己的功夫。”

“我了解。

”许柔止点点头,“我只是一时还没办法把刚才的你和平时的你联系在一起而已了。”

“今晚事出突然,碧苏来不及伪装,身份就这样暴露了,恐怕这样会对我们很不利。”

是啊!原来碧苏武功这么好,楚逸暄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样防备她们呢!苏乐瑶和桑沃若就更恨不得要快点除掉她而后快了吧!

这时,脚步声匆匆传来,碧苏隔着门缝看了一眼:“王妃,是王爷和桑夫人来了!”

上一本:走投无路遇见你免费阅读童曼、白俊言 下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