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甜文小说吧>邪妃来袭:王爷接招吧!草荔小说(云姬万子然)

邪妃来袭:王爷接招吧!草荔小说(云姬万子然)

来源:zsy 发布时间:2021-03-04 10:16:36 作者:草荔
完结小说《邪妃来袭:王爷接招吧!》在线阅读,小说笑如提线木偶的男女主是云姬万子然,由草荔精心写作而成,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晕厥蓦地,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丫鬟已经端着一碗汤药急速走了进来:药,药来了。
邪妃来袭:王爷接招吧!草荔小说(云姬万子然)

第5章 冤冤相报

云姬眸中闪过冷厉:“茶水!有毒!”

------------------------

绿蕊猛地瘫坐在地,放大了瞳孔,有毒!她倒的茶水有毒!

看着痛到全身痉挛的云姬,绿蕊立刻慌乱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来人!快来人啊!小姐,你坚持着,我去叫王爷!”

万子然虽然已被封王,但是因其精湛的医术,所以大多时候都是以太医的身份居住在宫中,绿蕊心中祈祷着,王爷今晚千万别出宫去了才是。

看着就要离开的绿蕊,云姬猛然扯住了她的衣袖,还未开口,蓦地,镂空的窗外一抹黑色的身影稍纵即逝,树影婆娑,摇曳在窗雕上,一片张牙舞爪的诡异。

绿蕊看着怔神的云姬,已经慌乱地向外跑去。

撕心裂肺的痛楚让云姬咬紧牙关,浑身不停地颤栗着。

云姬养伤将近一个月,今日皇上来看过她,晚上才有刺客动手,这想杀她的人还真是沉得住气!

云姬应该庆幸她脸上的伤还没好,还没去皇上那领命,否则,指不定现在就变成肉末了呢。

万子然赶来的时候,云姬的唇瓣上已经一片嫣红似曼陀罗,灼灼其华。

万子然肃了神色,立刻点向云姬的几个大动脉处,手中的匕首薄如蝉翼,猎猎生寒,猛然划向云姬的手心处。

一阵尖锐冰寒的刺痛袭来,云姬低眸看着掌心处潺潺的浓郁黑血,冷艳了目光,如此剧烈而又会让人生不如死的毒,这是已经把云姬恨到了血骨里吗?!

毒血潺潺不断地流出,却似没有个尽头。

不知是因身体毒素的原因,而是云姬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如纸,浑身更是一片冰寒如霜。

万子然眸底闪过一抹悔色,旋即从怀中摸出一个细长的竹筒,对准云姬的伤口倒了下去。

一只妖红似火,隐约有些透明的手指大小的虫子身子一扭,已然没入云姬的掌心处。

云姬的身体颤了下:“这是蛊虫?”

万子然见云姬虽震惊,却毫无一丝惶恐,眸光一顿,这女人不愧是见多识广并且颇有胆色的占卜师。

传闻前几年,政事不稳,云姬经常陪着皇上上战场,只要有云姬在,那万璟迁定然会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但是这占卜师阴冷冰森的狠,除了皇上之外,根本毫无一人再能入她的眼,所以万子然之前与云姬并未有过交集。

万子然颔首:“你体内有紫阴毒,血放了这么多依旧呈乌紫状,遂只能用这蛊虫去吸噬你体内的污血。”

前世云姬虽然见过许多苗疆蛊虫,但是却都丑陋无比,这只蛊虫妖娆似火,并且作用这般大,云姬眸底闪过一抹晶亮,眼巴巴地看着万子然:“王爷,这只蛊虫能送与我吗?”

万子然眸中的诧异一闪即逝,曾经冷星见了这蛊虫之后都恶寒了好几天,为何他觉得眼前的女子非但不惧,反而更有一丝欣喜?

“你若喜欢,本王焉有不送的道理?”

云姬一直盯着自己饮用过的茶水,并未见有人对其继续做手脚。

而万子然随意地检查了之后,结果却让云姬困惑了,茶水无毒,那自己又为何在引了茶水之后才毒发?

蓦地,云姬似想到了什么,这万子然只是随意扫了那茶水一眼,就敢说没毒!他当真是火眼金睛吗!

云姬眸中蓄了冷凝,淬了冰的寒冷:“王爷,您对自己的医术,可真是到了深信不疑的地步!”

万子然眉眼潋滟着清雅如仙的素然:“承蒙众人厚爱给了这‘医圣’的虚名。”

云姬怒极反笑,扫了一眼帐外的那抹清荷鞋面,猛地将手中的茶盏掷在地上:“你们这些废物,丝毫不能减了我的痛楚!都滚出去,以后再勿踏进房中一步,看着嫌恶!”

余光扫了眼地上的茶水,果真是无毒。

看着唯唯诺诺退了出去的众人,云姬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缓着心底四溢的怒气,淡然看向万子然:“我真的很想相信,王爷是医者仁心,即便,仅仅只是因为敬畏圣恩。”

万子然眸底闪过一抹深幽:“我与占卜师,素来无冤无仇。”

看着万子然眸中的清澈透亮,云姬勾了下唇角:“王爷方才说我是中了紫阴毒,还请王爷详细地介绍下这紫阴毒。”

“紫阴毒是至阴之毒,会在患者体内潜伏三日,三日之后便是有大罗神仙也难有起死回生之力。”

“这也就是,王爷所说的‘假死病’?”云姬眸中闪过一抹戏虐。

果然,他果然是知道占卜师的死因的!

若是云姬没有猜错的话,这占卜师之前一定是中了这紫阴毒而死。

万子然丝毫不予理会云姬的戏虐:“所以,你还能活命,实属上天在打瞌睡。”

云姬挑眉:“我就是命大!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你之前为何要救我?”

“我救你只是因奉旨罢了,你体内残余的紫阴毒,已被汤药压制,今夜突然发作,也只是因为喝了这南海仙,引发了毒素。”

云姬白日里也有喝南海仙,但是当时万子然却没有提醒云姬,看来他是真的恨上了云姬把他推到了浪尖口上之事。

不过云姬才看的出来,这占卜师之前被下毒之事可能真的和万子然无关,只是三日后她死了,他也无能为力了,所以才想着不了了之,他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去得罪那幕后者。

云姬不怪万子然的明哲保身,对于人性的一些东西,她一向看得透彻。

云姬看着手心处已经不再流血的伤口:“王爷,若是没有皇上旨意,你会不会真的,见死不救。”

烛光下,如蝶翼般的睫毛细密垂下,投映了两片薄弱的清辉。

万子然眸光颤了下,只把一个青色琉璃瓶给了云姬:“这里面的药丸,一日三次,三日后你体内的毒素便能全部清除。”

清冽的药香经久不散,云姬低眸看着手中的琉璃瓶,月辉下,潋滟了几许溶溶的清寒。

翌日,云姬将凝肌膏细细涂抹在脸上狰狞的伤痕处。

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现在黑暗的手都已经扼在云姬的脖颈了,云姬还不反击是等死吗!

拜想杀死她的人所赐的这些,云姬还真不敢轻忘呢。

不管这个幕后者是谁,云姬都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万子然身边那二人身手了得,而昨晚他赶到蓬莱宫时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般身轻如燕,八部赶蝉的轻功,云姬还真不相信他们没察觉到黑衣人的‘深夜拜访’!

但是万子然处事如此低调,很有可能说明了他根本不愿搀和到云姬的这趟浑水中。

只是,自从万子然给云姬治病的时候开始,他们可就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

现在想抽身,门都没有!除非,他先帮她找到了幕后者。

“小姐,御厨做了您最爱的可可桃仁呢。

”绿蕊突然走了进来。

云姬看着那桃仁,心思微动:“绿蕊,你去让御厨做了千层蒸糕送至飞鸿殿吧。”

千取歉,云姬知道,万子然定然会知道自己的用意的。

上一本:柳十七的田家厨娘很彪悍小说 下一本: